欢迎光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北省委员会门户网站!

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......[10 -20 ] ·张昌尔:发展社会......[10 -19 ] ·中国共产党第十九......[10 -19 ] ·学习贯彻党的十九......[10 -19 ] ·省领导和机关干部......[10 -19 ]
遥远的牧歌
2017-08-02 18:13:00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382


    刚结合【环球时报】一则三农国际新闻,撰写一个中国三农经济稿件,投给相关大报后,又把玩一番博友书画作品以及《青年刘伯承》传记等,谈点学习心得,供大家分享。

 

    先是《牧歌八骏图新画》出生于197274日;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新惠镇农民;汉族;小学文化;自学国画、书法、篆刻;练贴已有五年;喜欢书体是隶书和行书;职业:经营志成画廊以卖画和裱画为生王爱学书画作品,让我想起童年也是手拉着内蒙上述乐器一边演唱京剧《青霜剑》,一边放绵阳的邻居毛老头——“青霜剑 抱怨仇 贼把命丧,提人头 到坟前 去祭夫郎!”至于上述国画中,八骏图酷似我们老家童年时代一群小伙伴,“一母生九子,各自都不同。”论缘分,我与王爱学也可以攀上点“关系”,因为我挚友赤峰市工商局大哥退休前也是对方文坛一把好手。我们彼此在广西北海相识,相互很投缘,多年没有联系,依旧对彼此存在好的印象。谈及蒙古千里马2013年我去满洲里期间,也见过蒙古好友们牵来不少骏马,遗憾我胆子小,没敢纵横驰鳄疆场,仅仅在远处为文友们驾驭烈马技术而鼓鼓掌而已。

 

    其实,看见上述牧歌的老人,让我想起童年老家村里不少已故的前辈一些难以述说之事。像多才多艺的毛家放羊唱京剧的老头一辈子都是娶不到媳妇?而村里最不起眼的牛蛙却娶到一个俊俏的媳妇。像从我记事起,春节拜年都打架的三爷三奶奶,几乎天天喊着要离婚,岂料八十多依旧双方拿着拐棍打架,依旧没离成婚?!类似不少说不清楚的事情,如今都烟消云散,化为灰尘。

 

    “毛氏后人名朝林,原是英俊一帅哥。笔走龙蛇书毛体,数获金奖入典藉。百强百杰均有名,成绩卓著令人敬。他日有缘相逢时,煮酒共论毛体情。”唐玉林毛体书法这段文字,让我再次把玩其文友毛氏族人毛朝林(艺名石草,石草屋主),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,家乡在江南毛氏发祥地、毛泽东(系清漾毛氏第56代嫡孙)的祖居地浙江清漾,是清漾毛氏第55代嫡孙。现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(S),中国毛体书法家协会会员,中华毛氏联谊研究会会员,江山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江山市毛体书法家协会主席。作品进上海世博会作者,全国毛体书法家十佳。首届全国毛体书法“润之奖”金奖。无疑,上述书法确实“力透纸背” “入木三分”,功夫了得,值得点赞。问题是从中我是否感悟出点什么东西呢?!

 

    不瞒各位,不仅毛泽东值得我们敬重,其同时代的刘伯承前辈也值得敬仰。我敢说,要是大家研读魏巍主编的《青年刘伯承》传记第7884页后,谁要是再怨天尤人或悲观厌世都难上加难,除非大脑神经者除外。无论是微信,还是论坛,甚至网下唠嗑,不少谈及环境如何如何差,自己难以成才等话题不少,压根都无人晓得1916年刘伯承前辈为挽救国家,打仗中失去右眼,按说倒霉透顶了。因为如此付出,身为“四川护国军总司令”的熊克武依旧对刘伯承一点印象都没有,有趣的是德国军医却在熊克武面前大谈历史上“刮骨疗伤”的关羽他听过,如今的活关公、“军神”刘伯承更见过。熊克武认为玄乎玄乎中,就给对方一个面子,送100元给刘伯承疗伤,岂料被回绝掉了。通过暗访后,熊克武意识到面前这个“刘瞎子”独具慧眼,是一个军事奇才。赶忙请入队伍里,委以重用,几乎遇上难打的战役就请刘伯承前辈出马摆平。更有趣的是后来川军与滇军对阵,刘伯承与朱德阵前对垒中,两位川中“贫民将军”竟然化敌为友,成为莫逆之交。

 

    写到这,各位无论是把玩上述书画也好,还是欣赏刘伯承前辈传奇也罢,是否感悟出人这一辈子需要“干干净净地活”,更要爱国爱民爱家呢?!昨天,双休一位心乱经不住诱惑的大哥请我小叙,欲将我拉入一个网上非法经营队伍,被我婉言谢绝不说。我还苦头婆心开导对方:“步入中年,要恪守本分,尤其党纪国法践踏不得,清贫乐道图个一家人平平安安也不是坏事。”遗憾对方执迷不悟,被我删除好友之列。叙旧中,我坦诚谈及如何远离一些算计我的人群,如何甄别一些不诚信之辈后规避对方,如何潜心研究本职工商业务,又如何拓展读书写作正当爱好等,至于某某违法一夜暴富,某某靠欺诈走火市场,某某文坛书画界如何如何牛气冲天等,我一概都不眼热心跳。

 

    民谚:光看贼挨打,不看贼吃肉。“在其位,谋其政。”“与人为善”等,始终都是我为人处世的准则。其实,我这种知足敞常乐之术,也起乐无尽。比如:除了预定研读古书计划外,最近又拓展研读《京剧》像“羞答答 假意儿佯装镇静,山伯兄果然是守信之人。”这种片段把玩后,我又删除几个不想诚信文友,如此是否让“遥远的牧歌”更加纯净,更加具有魅力呢?!答案就在大家各自心中,不知意下如何呢?!

 

(老河口市工商局  张俊杰  供稿)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

 

    

 

    


】【打印关闭】 【返回
上一篇天下一家 下一篇观《将改革进行到底》之“守住绿......
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北省委员会 备案号 鄂ICP备14008297号
版权所有: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北省委员会
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洪山路85号 邮政编码:430071
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
推荐链接